香河开发区人民医院外线:0316-8218797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 医院新闻

我院李静雅同志荣获香河县委宣传部举办的喜迎十八大征文活动二等奖

时间:2012-09-26 10:25:57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在香河县委宣传部与文联联合举办举办“喜迎十八大 携手创辉煌”主题征文活动中,气管炎哮喘医院药库李静雅同志的文章“梦中的黄花”喜获二等奖。

梦中的黄花


——县委宣传部喜迎十八大征文活动中荣获二等奖


作者单位:香河县气管炎哮喘医院
作者姓名:李静雅

在我的梦里,总是会出现那一片盛开的黄花。然后是鸟啼婉转,沁人草香,欢声笑语。

循着梦里的记忆,我决定,回家。

小时候的家,在潮白河畔的堤坡下,初夏时节,屋后的堤坡上便开满不知名的黄色的小野花,就像是迷你版的向日葵,带着晨露,迎着太阳。望过去,是充斥双眸的明黄;闭上眼,却只闻得到淡淡的青草香。对于那个时候还是小女孩的我来说,看着它,摘下它,亲近它,便是美好。

我的童年,就是坐在堂屋的门槛上向外望去,院子上方的那片天空和偶尔掠过的几只燕子;是搬着小板凳坐在屋后的大杨树下,听奶奶唠叨旧社会的故事和爷爷下班回家带来的村外的新鲜事儿;就是摘下新鲜的小黄花戴在头上,别在领口,插在玻璃瓶中放在窗下。

到了上学的年龄,极不情愿的来到了县城。说不清舍不得什么,或许是邻居家的小伙伴儿,或许是屋檐下羽翼未丰的小燕子,也或许,是屋后的那片黄花。那个时候,心还是在家里的吧。

幼儿园的大榕树有漂亮的叶子,在秋天会打着旋儿徐徐落下,可是它却不及一起听故事的大杨树亲切;小学校园里的月季花有鲜艳的颜色和诱人的花香,却不及屋后的那片黄花清新淡雅;中学校园里有杨柳依依,却没有潮白河中水草轻漾的美景。

一直到念高中的时候。那一年,我19岁,高考结束后,爷爷奶奶就一直念叨着:“千万不要去远处的大学,想家了可怎么办?”他们是舍不得我,也是怕我舍不得家吧。可正处于青春期叛逆的我,志愿表上没有一所省内院校,总觉得该是我独立自由的时候了,不能总是窝在这个小县城里,住小房子、走窄马路、逛小商场、做小生意……

带着家人的不舍和满心的欢喜,我来到了一座美丽的海滨城市,离家不远却也自由快乐。可离开只有一年,大一暑假前的最后一天,爸突然告诉我说,爷爷不好了!着急回家,才发现香河原来真的是那么小,没有直通车;好不容易到了县城,没有等到路过家里的公交车,没有车租车,只有黑摩的,还有冷漠的看着眼含泪水,着急回家的我,只会互相抬价的黑车司机。路不好走,爷爷没有等到我……

那是2006年的夏天,我对自己说,再也不要回到香河,让我痛到刻骨铭心的地方。

念书,毕业,工作。五年,偶尔也会回次家,都是爸过来接我。

时间久了,每每一个人下班回到自己所谓的家,远离嘈杂终于可以安静思考的时候,居然又开始想念小时候房前屋后的欢声笑语;窗外灯火通明如昼,却总也照不进心里,异常清冷。偶然间耳朵里飘进一句电视机里的广告词:中国北方家具之都——香河,给家里打电话时就提了一句,电话那头,爸说:“丫头,想家了,就回来吧。”然后,我泪流满面。那晚我睡得安稳,梦里,有成片的黄花。

依然是爸开车过来接我回家,只因为那个夏天的伤心经历。

刚开进县城,速度就慢了下来,爸说:“好好看看。”路变宽了,多了中间的防护栏,多了人行便道,多了记时信号灯。车也多了,但秩序井然,不见了我憎恶的黑摩的。看着车窗外风景的我一脸平静,心里却想着下车到处走走。爸像是看透了我的心思,告诉我休息几天,适应适应新香河的生活再去工作。

从来没有如此充分地利用过自己的记忆力。方位不变,环境却在改变。幼儿园里的那棵大榕树还在,依然有漂亮的叶子,只是曾经我们认真学写数字,开心分吃苹果的几排小平房,已经变成了如童话中一般的美丽“城堡”;小学校园那个夏天开满月季的大花坛还在,只是学校旁边多出了青少年活动中心,要知道我们小时候,可是自己带着小板凳到老师家里学画画的;不见了初中校园里甬路两旁的依依杨柳,取而代之的是平整开阔的运动场以及四周茂盛的蔷薇;高中校园已经迁址,管理严格使我无缘步入其中,只能隐约听到绿荫丛中传来的朗朗书声,远远看着广场上那些和我们当时一样追梦的身影。
午后,一个人坐公交车回了老家。

村子里的老房子几乎没有了 ,下雨天我们曾经跳过大大小小的水坑慢慢走的土路也都铺上了水泥路面。屋后的堤坡上不见了高高的大杨树,而是成片成片的树林子了。不见的,还有我寻梦而来,日思夜想的黄花。林子里的草丛中,只剩下星星点点,随风微摆着的蒲公英,偶尔从那一整团小绒球上,飞出去一两颗小小的种子,然后随遇而安……

接到上班通知的时候,我对于哮喘医院的印象,还停留在老一中附近那个街角的,都是蓝色玻璃窗的老建筑,爸却把我送到了安平开发区。原来,记忆中不曾深刻的地方,也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只是在我的脑海里形不成对比罢了。

一进院门,我便看到了科研制剂楼前的大片草坪上,隐隐约约开着的黄色小花。和我的梦里、记忆里一样的黄色的小野花。不是成片,却也不少,中间还夹杂着不多的蒲公英。

其实直到今天,我才知道那成片的不知名的黄花,长大了,成熟了,就会慢慢变成蒲公英。看来是自己才疏学浅。

当年我们这样一批批步入社会的孩子,便如这蒲公英般,被风吹散,找到适合自己的地方,生存下来,创造梦想。

也许蒲公英也会有像我这样的孩子,随风飘了一圈,还是会回到从小生长的地方;也或许有的孩子,从一开始就扎根家乡,在出生的土地上延续梦想,不然今年这个夏天,草坪里怎会依然出现成片的黄花?

生在香河,却没见过潮白河中连连荷叶,未曾闻到河里莲花开时飘来的缕缕清香,更是未曾见过京杭运河中游走的龙船,但我们却可以见证并参与两河的开发建设;长在香河,不曾经历过奶奶讲过的苦日子,不能体会解放初期爷爷那一辈人工作的艰辛,我们却可以忆苦思甜,珍惜所有,创造更好的生活!

原来这里,便是我梦想重新开始的地方。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香河县气管炎哮喘医院“健康行•走乡村”第五站——走进张家口怀来县
香河县气管炎哮喘医院
香河县气管炎哮喘医院“健康行•走乡村”第四站——走进张家口沽源
香河县气管炎哮喘医院
南京哮喘病友终于摘掉了疾病的“帽子”--南京戴帽香河摘
南京哮喘病友终于摘掉
香河气管炎哮喘医院“健康行走乡村”第三站8月6日在张家口尚义开展
香河气管炎哮喘医院“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站内头条
热点文章